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资讯>党刊好文>党员文摘> 详细内容

世界|“无缘社会”困扰日本

文章来源:《环球》 作者:严 蕾 发布时间:2019-08-26 15:49:26 字体:

“无缘社会”近年来已成为日本社会一大隐患。所谓“无缘社会”,指的是社会中的人日趋孤立、人际关系渐渐疏离。这个词首创于日本放送协会(NHK)电视台2010年播出的一档节目。节目组通过调查发现,在城市化、高龄少子化等背景下,日本社会中所谓“无缘者”(没有亲人、与他人没有关联)人数众多,他们在孤独中死去,死后尸体无人认领。

相关专家认为,相较于日本而言,中国一些大城市的社区建设目前做得更好,社区活动更加丰富,有很多年轻人参加,充满了活力,而且政府也给予社区一些支持。但另一方面,中国与日本同属东亚文化圈,在城市化、少子老龄化等方面有不少相似之处,日本的相关经验和教训值得中国关注。


“大森们”的“无缘死”


日本社会中,自认“没有亲人”、“与人没有关联”的无依无靠者多得令人吃惊,这些人中的一部分即便消失了也没有人知道或关注。在日本,身份不明者“自杀”“路毙”“饿死”“冻死”之类的“无缘死”,一年多达32000例。

大森忠利就是这样一个例子。70多岁的大森在出租屋中孤独地死去,遗体至少一个多星期后才被来收租的房东发现。由于他无亲无眷、孑然独居,没有人能确定他的身份,虽然有姓名,却被作为“姓名不详”者上报处理。经过NHK节目组锲而不舍的调查,大森的人生故事才浮出水面。

大森出生于秋田,两个哥哥因为战争和生病早逝,几个姐姐也嫁出去了,所以他成了家里的顶梁柱。高中毕业后,他一直在本地一家木工厂里干手艺活。直到33岁时,家里破产了,他把母亲留在老家,自己到东京去工作。从39岁开始,他在东京的一家供餐中心作为正式职工干了20年,从不迟到早退,但退休后和原来的同事渐渐不再往来。母亲去世后,他跟家乡的人也失去了联系,最终在孤独中死去。

“该人遗体已付诸火葬,骨灰由相关部门保管。若有人了解该人线索,敬请提供给本区。”这是东京都大田区政府发布的告示,短短几行字,记载着大森的人生终点。

基于大森以及无数类似者的故事,NHK在2010年1月播出了题为《无缘社会——三万二千人“无缘死”的震撼》的特别节目,引发热议。之后,节目组还编辑出版了《无缘社会》一书。

“尽管二战已结束65年,尽管日本经过经济高速增长和泡沫时代已进入成熟社会,但无缘社会确确实实是发生在今天的日本的事实。”节目组成员中嶋太一说。

NHK节目援引政府机构推算数据说,到2030年,日本社会一个人生活的“单身家庭”将占普通家庭总数的近40%。这或许意味着“无缘死”的数量会进一步增加。


血缘、地缘、社缘的丧失


NHK节目组将“无缘社会”归结于现代社会中“血缘”“地缘”“社缘”的乏力乃至丧失。血缘,是与亲人的联系;地缘,是与家乡的联系;社缘,则是工作和人际关系的联系。

随着城市化发展,日本传统的“三世同堂”大家庭逐渐瓦解,而仅由父母及未婚子女构成的“核心家庭”成为主流;高龄少子化、不婚等对家庭形态进一步带来冲击,由于单身、离异、丧偶、空巢等因素,独居者人数不断增加。随之而来的是传统家庭观念的瓦解,与亲人的联系越来越少,由“血缘”形成的纽带被切断。

造成这种情况的因素当中,除了高龄少子化,不婚现象也备受关注。日本社会不婚者人数增加,原因包括:便于独立生活的城市基础设施日趋完备;收入不稳定的非正规雇用更为广泛,年轻人无力结婚;生活方式发生变化,到了某个年龄必须结婚的社会规范正在弱化;女性经济实力上升,不结婚也能够生活的人增加了。

而城市化的发展和乡村的衰退则使得“地缘”开始丧失。日本在城市化过程中,形成了东京、京阪神、名古屋三大都市圈,大城市聚集了大量资源和人口,而与此同时,中小城市和乡村不断衰退,人口和工作岗位越来越少。从农村去城市工作的年轻人辗转漂泊,与故乡之间的联系越来越少,渐渐成为“回不去故乡的人”。

另外,日本多年来经济不振,企业更愿意雇用非正式员工及派遣员工,终身雇用制渐渐崩溃。与正式员工相比,非正式员工和派遣员工工作不稳定,薪资水平和福利待遇也大幅缩水,很多人抱怨“结不起婚”、“生不起孩子”。而受企业减少雇用正式员工的影响,留任的正式员工为了保住工作往往疲于奔命,不少人因此忽略了家庭和社会人际交往,一旦辞职或退休,也会陷入孤立。

NHK节目播出后引发热议,更多的日本人开始反思:是否应该回到具有牢固的血缘、地缘、社缘的社会?是否有构筑新型关联的方法?


以“有缘”应对“无缘”


明治大学教授钟家新认为,“无缘社会”形成原因复杂,并且确实造成了一些负面影响,例如自杀率攀升、老年人犯罪、个人生活幸福感缺失等等,相应的也对社会经济造成一些不利影响。

目前,日本一些社区已经开展互助活动,比如“町内会”这样的社区组织,组织邻里间活动,特别是老年人活动,增强相互之间的联系。另外,也有一些非营利组织收留“无缘”人群,帮助他们重新找到生活的归属感。但除此之外,整体而言,对于“无缘社会”,似乎没有太多有效的应对办法。

从宏观层面,针对形成“无缘社会”的种种因素,日本政府也在采取多种措施应对,而效果如何仍有待观察。

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018年9月竞选连任自民党总裁时,将“少子老龄化”称作“国难”,称将正面应对,“构建能让所有年龄层都安心的社保制度”。对于今后三年的措施,安倍晋三提出方针,称将在第一年实施延长退休年龄至65岁以上,并扩大“中途录用”等,后两年将致力于医疗及养老金改革。

(摘自七一客户端/《环球》)

责任编辑:李海燕

声明: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联系电话:023-63856943

【打印文章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