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>互动>七一客户端> 详细内容

视点 | 五大关键词解锁2019中央硬核“打虎”战绩

文章来源:七一客户端 作者:? 李 源 扶婧颖 发布时间:2020-01-02 11:31:11 字体:

2019年的最后一个月,对于一些落马“老虎”来说不好过。当月第一天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接连发布三则通报:内蒙古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马明接受审查调查;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、呼和浩特市委原书记云光中被“双开”;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原党组书记、检察长杨克勤被“双开”。

此外,2019年12月12日,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向力力受贿一案一审开庭。向力力是本月第四名站上法庭被告席的省部级干部。12月3日、4日和11日,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原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努尔·白克力,内蒙古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邢云和陕西省委原常委、秘书长钱引安案“尘埃落定”。

不难看出,2019年中央“打虎”行动持续雷霆之势——


关键词一:质效提升

中央“打虎”高压持续 案件查办质效提升


2019年1月,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指出,2019年将保持高压态势,持之以恒正风肃纪,坚定不移反腐惩恶。据统计,2019年除11月外,每月均有中管干部落马。

2019年9月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第十二审查调查室对承办的王尔智、张茂才两起案件工作开展回访调研。有关负责人表示,随着党的纪律检查体制改革、国家监察体制改革、纪检监察机构改革一体推进,逐步深化,党的领导明显加强,反腐败力量进一步整合,办案周期大大缩短,质效不断提升。

2019年10月17日,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受审。面对公诉人宣读公诉意见书,张茂才泣不成声,最后陈述时表示“不论判多少年,都服判不上诉”。

根据公开报道统计,2019年首次通报被查的“老虎”中,3人已获党纪政务处分,8人被移送司法,其中3人进入公诉阶段,1人被逮捕,4人已受审,暂未宣判。

向力力从被查到受审仅历时6个月,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落马6个月后被公诉,杨克勤落马5个月后被“双开”及逮捕。查处速度快,办案质量高,中纪委“打虎”招出如疾风,势如破竹。


关键词二:靶向治疗

划出违纪问题红线 精准惩治落马“老虎”



据统计,中纪委网站2019年共发布23条中管干部被处分消息。此外,截至2019年4月,2018年落马“老虎”已全部受到党纪政务处分。

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,习近平总书记曾用“靶向治疗、精确惩治”8个字,为巩固发展反腐败斗争压倒性胜利指明方向。对此,全会工作报告划出了2019年重点查处的违纪问题红线——坚决纠正上有政策、下有对策,有令不行、有禁不止行为;严肃查处政治上离心离德、思想上蜕化变质、组织上拉帮结派、行动上阳奉阴违等问题;依法查处贪污贿赂、滥用职权、玩忽职守、徇私舞弊等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,坚决清除甘于被“围猎”的腐败分子,坚决防范各种利益集团拉拢腐蚀领导干部,推动构建亲清政商关系。

这些查处重点在2019年中管干部的处分通报中均有所体现。例如,河南省政协原副主席靳绥东、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原副局长魏传忠和钱引安等,均被指出存在“甘于被‘围猎’”问题;国家烟草专卖局原副局长赵洪顺以及邢云、云光中、秦光荣、张茂才、杨克勤等人,则被通报严重破坏当地或系统政治生态。

面对花样不断翻新、手段更加隐蔽的腐败动向,只有坚持靶向治疗、精确惩治,才能直击要害、有力有效。


关键词三:狠抓重点

十余名“老虎”任上落马 覆盖多个重点领域


细数2019年的落马“老虎”,至少11名省部级干部系任上被查,占比过半。值得注意的是,上述干部绝大多数来自重点领域,并曾担任重要职务。其中不仅包含多省份省级党政主要领导干部,还涉及金融、质检、电力等多个重点行业领域。

上述在任上落马的“老虎”,从履新职到被查,间隔最短为4个月,最长为7年。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原副书记、理事会原主任刘士余2019年1月任新职,仅4个月后被通报;杨克勤于2012年2月出任吉林省人民检察院党组书记、检察长,直至今年7月接受审查调查。

牵住“牛鼻子”,紧盯关键领域。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提出,“要突出重点、精准有力,紧盯重大工程、重点领域、关键岗位,强化对权力集中、资金密集、资源富集的部门和行业的监督,加大金融领域反腐力度”。

上述关键岗位、重要领域“老虎”的落马,既是纪检监察机关落实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精神的重要举措,也是对担任重点领域、重要职务的领导干部发出的警示。


关键词四:主动投案

两名省部级干部主动投案 “自首”现象成反腐新动向


2018年以来,随着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,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铁两名省部级干部先后投案自首,掀起了一波官员自首“风潮”。2019年,自首热度只增不减。

2019年5月9日,中纪委网站通报,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,主动投案。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投案自首的原省部级“一把手”,秦光荣“投案自首”话题引发公众讨论。

中纪委网站还专门发表评论称,秦光荣的主动投案,对腐败分子形成了又一轮震慑和警示。对腐败分子来说,前方已是穷途末路,认清形势、尽早回头,主动向组织说明问题,才是唯一正确的出路。

十天后,中纪委网站再次发布消息:“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、理事会主任刘士余同志涉嫌违纪违法,主动投案,目前正在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。”

此后,“主动投案”“配合审查调查”等表述频繁出现在各地纪委监委通报中。仅刘士余被通报后一周内,各地就有数十名干部主动投案。主动投案的干部涵盖省部级至县处级,仅省管干部就有近20名。值得关注的是,一些地方还出现了干部“携妻带儿”共同投案的现象。

主动投案的背后,是反腐高压态势的一以贯之、“不敢腐”氛围的持续浓厚。越来越多的违纪违法党员干部在高压震慑下和政策感召下,抛弃侥幸心理、放下思想包袱,选择相信组织、依靠组织。腐败分子主动投案,已经成为反腐败工作的一个新特点。


关键词五:精准表述

中管干部处分通报“狠话”频出 精准描绘“违纪画像”


近两年来,“老虎”处分通报表述愈发严厉、问题描绘愈发生动精准。

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原副局长吴浈被通报“对党中央关于药品安全重要指示阳奉阴违、说一套做一套,对人民群众毫无感情”,到钱引安处分通报指出其“为政不廉、公私不分、家风不正”,“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”,“缺乏政治警觉和保密意识”等,不少“狠话”首次出现在今年中管干部处分通报中。

除严厉表述外,中央纪委在干部处分通报中频繁使用新的个性化的“纪言纪语”,也成为一大看点。例如,吉林省政协原副主席王尔智“以所谓股权转让、业务佣金等‘合法形式’掩盖权钱交易实质”;北京市政协原副主席李士祥“为求得仕途顺利,搞迷信活动”;彭宇行“违反规定拆分团组出国并借机旅游”;靳绥东“高价出售本人书法作品”;陈刚“利用职权建造供个人享乐的豪华私家园林”;赵仕杰“在孙小果案申诉再审过程中,违背事实和法律规定,徇私舞弊,授意和要求审判人员枉法裁判”等。

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曾刊文表示,违纪违法方式出现变异,涉及领域越来越专业,发现难度越来越大。依规依纪依法开展审查调查工作,既要查深查透,又要立得住、诉得出,实现政治效果、纪法效果、社会效果有机统一,确保每一起案件都经得起实践、人民、历史的检验。对落马高官“违纪画像”精准描绘,是各级纪委监委精准发现、惩处能力不断提升的写照。


责任编辑:段雅婷 刘桂池

声明: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。联系电话:023-63856943

【打印文章】